Category: 知乎

瞎扯 · 如何正确地吐槽

大学毕业去青海旅游,包车去青海湖的路上有一个叫日月山的景点,我们也就顺道上去看看,在山顶刚停好车便有几个卖那种藏式披肩的商人围了上来。于是我和一位卖披肩的商人发生了以下让我一生难忘的对话: 「小伙子,要不要披肩啊!」 「多钱啊大叔。」 「300 一条。」 「我去,好贵啊……」 「哎呀,小伙子你不会砍价吗,你问问我 30 一条卖不卖。」 「那………30 卖不?」 「卖卖卖,小伙子你们要几条?」 「……」 当然最后还是一人买了一条,因为这位大叔实在太搞笑了~ (知乎日報) [3761615]
Read More

读读日报 24 小时热门 TOP 5 · HPV 疫苗的 38 点解读

2016 年 7 月 18 日,读读日报最热门的其中五篇文章: 「不碎片化的阅读」等日报同时推荐:揭秘| 百度搜索深夜推广赌博网站 晚上上线清晨关闭一夜推广费累计超过 30 万 「FT 深度解读」等日报同时推荐:「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二:谁将走出北京? 「阅读量」等日报同时推荐:HPV 疫苗的38 点解读 「美剧橘子皮儿」等日报同时推荐:知乎用户:如果《权力的游戏》发生在中国,各个省份怎么与七国对应? 「科技数据站」等日报同时推荐:Twitter、Google 和 Facebook:这些在中国「打不开」的公司是如何赚到你的钱 每天各种类型的文章那么多……内行人在读读日报给你推荐好看的。 (知乎日報) [3761617]
Read More

咦,闪电那么快,我们怎么知道闪了几次,哪里在闪?

其实来说,闪电次数的统计并不是监测的雷电研究人员关注重点,而设立雷电观测仪器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关注闪电发生的位置、强度、陡度(放电时间)等等一系列的参数。 而在以上参数都得到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就可以得到在一段时间内闪电发生的总次数以及每个闪电发生的时间。 而在讲具体的监测方法前,需要知道闪电的简单分类。 最简单的闪电分类方法就是看它有没有接地。如果闪电接地了就被称之为地闪,如果没有接地就被称为云闪。 一次地闪过程 而闪电监测,其实主要就是监测地闪。 我写这篇回答时候的全国地闪实况,可以看见南方在副高西侧控制下的闪电群,而北方则是由于新生蒙古气旋下的倒槽影响激发出雷电群,来源于中国气象局。右下角 CG 代表地闪总数,PCG 代表正地闪,NCG 代表负地闪。 中国的闪电定位网主要是由华云 ADTD 闪电定位系统承担的。 闪电定位仪,外面的是保护罩。来源:cnhyc.com 的页面 而具体闪电定位方法通常采用的是射频定位技术,而采用射频定位技术的地面雷电观测系统就被称为地基射频雷电定位系统,例如著名的北美闪电探测网(NALDN)就是一个地基射频雷电定位系统。 而射频定位技术中主要分为两类:磁场定向法(磁向法,MDF)和脉冲时间到达法(时差法,TOA),无论是 NALDN 还是 ADTD 两种方法全部采用了。下面分别介绍。 一、磁场定向法 最基础的磁场定向法就是将两个菱形线圈呈东西、南北向垂直放置。 示意图(绘图水平比较糟糕,意思到了就可以~) 当某处发生闪电时候,闪电相当于一根垂直导线,即可以激发水平磁场,而根据南北环接受到的信号,即可以解出闪电发生地的方向。 闪电发生的俯视图 所以最少要两个测站,就可以知道闪电发生的位置,这与地震监测有着十分相像的地方。
Read More

除了宫颈癌,别的癌症有没有疫苗?

HPV 疫苗、HP 疫苗以及用于部分预防肝癌的 HBV 疫苗,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肿瘤疫苗。它们只是通过对致癌病原体的免疫来间接地预防癌症。换句话说,这些疫苗教会人体免疫系统去认识的不是肿瘤本身,而是引起部分肿瘤的病原体。 正因为如此,这部分肿瘤疫苗无法治疗已经发生的肿瘤,因为疫苗并没有“教导”免疫系统去认识宫颈癌细胞、胃癌细胞和肝癌细胞。 相对应地,通过让免疫系统直接识别肿瘤本身的疫苗叫做治疗性肿瘤疫苗。最早的治疗性肿瘤疫苗是 Dendreon 公司 2010 年获批上市的前列腺疫苗 Provenge。Provenge 是通过分离患者的树突状细胞,并且在体外与特异性高表达于前列腺癌细胞的前列腺酸性磷酸酶 PAP 共同培养后回输到患者体内,来“教会”免疫系统去识别并进攻癌细胞的。可惜它的临床效果并不是非常有竞争性,2015 年 2 月 23 日 Dendreon 宣告破产,Provenge 被加拿大拉瓦尔的 Valeant 公司宣布以四亿多美元的价格买断。 除此之外处于临床研发后期的还有两家:Northwest Biotherapeutics 和
Read More

那些你(原本)没机会看到的故事

说几部讲述在筹备阶段由于种种原因夭折的影片的纪录片吧。 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 这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合:《沙丘》拥有宏大的世界观和惊人的想象力,是最伟大的科幻小说之一;佐杜洛夫斯基是一位南美导演,出生于智利,拥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其作品当然不缺少这片大陆的特质——怪诞,神秘。代表作《鼹鼠》、《圣血》等均为经典 Cult 电影。 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是佐杜洛夫斯基试图将《沙丘》搬上大银幕的故事,引用了众多当时的设定集和导演访谈。佐杜洛夫斯基在谈论这部影片的时候就像一个孩子一样,疯狂、眉飞色舞,丝毫不见年过 80 的痕迹。从影片中泄露的设定集来看,本片如果成行,定为科幻电影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可惜没有如果,影迷们只能借由这部纪录片聊以自慰。不过即使《沙丘》胎死腹中,却在一定程度上孕育了后世一批科幻经典,《异形》便是其中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沙丘》在时隔多年之后由另一位鬼才导演大卫·林奇搬上了大银幕,其质量真是让人痛心疾首,不忍评价。 救命呐!唐吉诃德 特瑞·吉列姆绝对是一朵电影届的奇葩,出生于美国,但职业生涯却从英国开始,早期在巨蟒剧团(Monty Python)担任主要成员,输出的作品《巨蟒与圣杯》,《万世魔星》,《人生七部曲》等为现代喜剧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SNL 也深受其影响。在巨蟒剧团衰落之后,特瑞·吉列姆又做起了导演,并且做的还不错,《十二猴子》和《妙想天开》均为个人风格十分突出的科幻名作。 《救命呐!唐吉诃德》记录的是 2001 年特瑞·吉列姆试图将“唐吉诃德”这个著名形象搬上银幕的故事。事实上,早在若干年之前,奥迅·威尔斯就试图做同样的事情,但却因为经费不足,拍摄时间过长,拍到男主角死了,导演自己也死了,这部电影还是没有拍完。这个形象就如同受到了诅咒一般,在特瑞·吉列姆拍摄这部影片的过程中,他请来了强尼·德普来担任男主角,信誓旦旦的要完成这部影片。可天不遂人愿,片场状况百出,主角莫名受伤,资金链断裂,各种天气灾难….等等等等。直到最后,这部影片也没有完成,但是特瑞·吉列姆这个偏执狂不死心,打开 IMDb,可以看到这部影片又进入了 Pre-production 阶段。 这是一个 Dreamer 拍摄 Dreamer 的故事,《救命呐!唐吉可德》这部影片本身已经是一个足够精彩的故事,特瑞·吉列姆着了魔的一般想拍摄唐吉可德的故事,没想到的是,拍摄过程的纪录片却成了一版现代唐吉可德。 《超人复活》夭折记 借着《BvS》的上映,超人这一形象又一次火了起来,作为最早被搬上大银幕的几个超级英雄形象之一,“超人”的形象经过了数次改编,重启,有成功如《钢铁之躯》,开启 DC 漫画宇宙;有失败如《超人归来》,口碑票房皆惨败,连累主演断送了演艺生涯;甚至还有根本没有拍摄出来的,《超人复活》便是其中之一。
Read More

我想这些插画会让你大呼「美啊美啊!」

John Bauer (1882-1918),瑞典插画家,主要为北欧传说童话作插画。许多瑞典小孩都是读着他插画的故事长大的。@Erik Daae 认认真真写答案,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呢╮(╯▽╰)╭ 多图,但我保证一定会有让你大呼“美啊美啊!”的图。 他笔下的 Troll(北欧童话中的一种巨人怪物,经典的反派角色),并不是像一般反派一样面目狰狞的,反而是胖乎乎的挺可爱的。 从上面这幅图中,我们可以发现有着珍珠般的光辉的人类公主,与灰暗的背景和不那么美丽的 troll 形成了对比。美丽纯洁的人类女孩与狡猾的 troll,是许多瑞典童话的主要角色,也是 John Bauer 重点描绘的对象。 是不是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公主会发光? 以上这幅画来自一个 changeling的故事。很多欧洲童话中都有 changeling 的情节,changeling 就是非人类看中了一个美丽的人类小孩,就把自己的非人类小孩偷偷地和那个人类掉包。(不过非人类小孩并否都是像 troll 一样不美丽的。仲夏夜之梦中的仙后也干过这事)上面这幅画画的是 troll 在掉包人类小孩并抚养她长大之后,意识到自己的残酷,决定护送她回人类社会。前面赶路的 papa troll 看着让人有点心酸啊。
Read More

自行车骑到 70km/h 以上我习以为常,但老司机也会翻车

其实很早就关注这个问题了,只是一直静静的看你们吹,哈哈哈。 所谓骑到 70km/h,要从两方面看,一个是如冲刺手一样,在平路上实打实的骑出来,还有一个是靠放山。当然,不建议在车子刚性差控车技术差的骑游党模仿。后果自负, (以下描述,都是在无风和车子刚性较好的前提下) 在国内,平路无风的情况下,终点冲刺能上 70 的一定能进前五了,我本身并不是擅长冲刺,一般是做带冲的,大多数情况下,我给后面冲刺手的尾速是不到 70,偶尔在高原训练可以勉强过 70。这个时候的体验就是浑身紧张,两条腿好像要爆炸了一样,也顾不上头盔里流出的汗和耳畔呼啸的风,赶紧抬头张望自己的冲刺手是否取得了胜利,(插句题外话如果谁说同等条件下能随随便便上 70 的,欢迎来我们车队,我愿意给你破风并开出年薪^_^)。 还有一种常见的放坡到 70 以上的,一般来说坡度达到百分之六左右随便蹬几脚就可以上 70,如果百分之十的坡不用骑保持流线的姿势就能接近 80 了。而在比赛中一般这种时候的体验就是, 我靠,一言不合就上 70 呀,哎哎哎, 都 80 怎么还和前面拖开了呢,赶紧加几脚追上去, 前面的弯有点急我得点点刹车, 路上小石子这么多?我得小心别破胎, 咦?好像只有 60 多了,赶紧放松抖抖腿喝点水,
Read More

《职人介绍所》第 25 期:不要避开涨薪和员工谈关怀

标题这话不是我说的,是这期嘉宾 HR 说的。 (不代表本人和本节目组观点) 现实生活中,经常遇到一种情况,主管或 HR 觉得员工工作不开心,找员工聊—— 「是不是工作量太大了?」 「是不是和部门同事有什么矛盾?」 「是觉得工作没有挑战吗?」 「是觉得自己最近没有成长吗?」 「是觉得发展空间小?」 …… 其实问题很简单,大部分时候就是觉得薪水给得不够嘛。但看到他们那么诚恳地关怀,都不好意思提钱的事儿了,会觉得自己格局不够大,太物质。 「这样不对!这种歪风邪气必须要制止!」 (不代表本人和本节目组观点) HR 的工作和每个职场人都息息相关,于是这期我们就请到了两位 HR @小红拖拉机 和@兰雨,来和大家聊聊职场和 HR 相关问题。内容很丰富,我们最终剪辑出了(上)(下)两期,(上)期中,话题只有一个——薪水。 在这期节目中,你将欣赏到: 强烈不建议在公司打开这期节目—— (视频播放异常请戳链接:《职人介绍所》第 25 期)
Read More

我们去了一个和摩托车差不多高的「帐篷家」

在整理 U 盘的时候找到了些老照片,恰好看到了这个问题。 下边这些照片拍摄于青海省湟源县。 照片能看出来,这个“家”是顶帐篷,炉子后边大一点的床,是家中父母睡的,右手边小一点的床给孩子睡。 光看上边的照片,会觉得帐篷好像还挺大的,我们到外边看看,顺便找个参照物。 注意摩托车和帐篷的比例。 实际情况是,进帐篷得矮着身子,不能完全直起腰。床板也没法伸直腿,只能蜷腿睡。 我上文当中提到了孩子,但可能和大家相像的不同,孩子已经上初中了,而且一家三口体量都不小。 三口人缩在这样的帐篷里,生活的拮据可想而知。这个季节,青海白天有太阳的时候光照很强,但到了晚上又特别冷(这就是为什么如此狭窄的帐篷里还得有炉子),温差巨大。 写到这里,我要声明:这可不是在抨击当地政府,恰恰相反。 之前两张照片,你注意到背景中正在修建的砖房了吗? 当地风景不错,但许多旧村落所在地情况恶劣。我们去过其中一个,开车下了县道之后,要在土路上再走 2 公里才能进村。一下雨路面就坑坑洼洼到处是积水,村民进不去也出不去。 所以当地政府做了专门的项目,给每家提供了 5 万人民币的“建房费”。如果愿意留在村子里继续生活,这钱可以用来改建旧屋;如果愿意离开,政府会帮忙找水土更好的地方,修建新村新房。中间的手续费和税费很低,都扣完到村民手里,还有 4 万 8 千多块。 而上边各位看到的一家三口,就是在搬迁的过程当中。 当时,湟源县家庭平均年收入只有 2000 多元,许多孩子需要资助才能继续读书。之前 @五人儿 已经资助了这个孩子
Read More

「爆吧」「圣战」「出征 Facebook」的人们,为何一次次陷入集体愤怒并乐此不疲?

这是今年我投入时间精力最多的一篇报道,从春节过后就开始筹备,花了近三个月时间,采访了五六十人,发表在 GQ 6 月刊。 操作这一选题的缘由是因为年初的帝吧出征 Facebook 事件,当时朋友圈完全被相关信息刷爆。然而,层出不穷的文章大多是基于二手信息的分析评述,鲜见真正扎实有料的一手报道。从这些文章中我们能够感知到帝吧群众汹涌激烈令人难以理解的情绪,却很难了解哪怕一个活生生的个体,他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支撑这些令人困惑的个体行为的背后逻辑是什么? 而这正是 GQ 报道要解决的问题。 操作选题过程中的心理感受是无比复杂的,这个选题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多太多。这里不多说了,请看文章吧。 2016 年初的帝吧出征 Facebook 事件,令主使者百度贴吧李毅吧引人瞩目。这已不是这个组织第一次走入公众视野——十余年间,这个习惯于集体愤怒的互联网组织在经久不息的“爆吧”中不断吸纳趣味相投的新成员,规模达两千万人之巨,已然发育为一个具备完整权力体系和运转法则的虚拟社会。 规模愈发壮大的同时,李毅吧的人员构成与内在气质亦发生着耐人寻味的变化。在亲历者眼中,早期的李毅吧善于思考、不畏权势、勇于批判质疑,曾是中文互联网世界中最富创造力和独立自由精神的组织之一,但后来,“屌丝”概念在此生根发芽,曾经闪烁着理想主义光芒的李毅吧日趋娱乐化、低龄化、情绪化,发生了一系列富有意味的转变。 某种意义上,李毅吧的演变史亦可视为折射现实社会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此间的种种故事,常能在现实中找到参照。《智族 GQ》通过对李毅吧发展历程中的多位关键人物的深入探访,尝试去探寻它因何而生,又将走向何处。 圣战 一群习惯于愤怒的人,再一次陷入了集体愤怒。带头人发出激昂号令,年轻人如潮水般攻入对方领地。 19 岁的陆子洋是其中一员。上午八点半,他站在悉尼大桥下拨通女友手机,言语间交杂着激动与愤怒。这位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大一学生原本期待与女友见面共度惬意的一天,但此时他已自视为正义的化身,全无享受二人世界的兴致。 “计划有变,跟我回家参加圣战。” 一小时后,两人在陆子洋租住的公寓里打开百度贴吧李毅吧的首页,查询参战信息。这一动作陆子洋已重复无数次,尽管刚成年,但六七年前他就已是李毅吧重度用户。 2016 年 1 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