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S收集逾26萬人簽名 將移交實體本予聯合國

(古晋2日讯)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4S)大队联盟发起人之一陈宏祥说,砂拉越人的签名运动总共收集超过26万人签名,签名名册已经以电邮方式送到联合国人权部,重达10公斤的实体本也准备就绪,会择日移交出去。 该团队为了避免实体本被政治部拦截,所以先电邮,放出风声已经电邮给联合国,减低实体本被拦截扣押的风险。 与此同时,陈宏祥希望在网络社交媒体自称为“正义”之士的网民,他们既是自称为“正义”者,就应该堂堂正正地走出网络虚拟世界,大家一齐为砂拉越争取自治主权课题努力,为砂拉越人谋取更好的出路和前途。 在砂拉越州选前,一个自称是“正义…”者的面书网页,以非常苛刻言论恶言相向,不断抨击S4S,尤其冲着陈宏祥及梁传宏等人,甚至还把前者手机电话号码写在面子书,将他说成是要谋夺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党主席职位的各种难听恶毒言论。 陈宏祥受访时,忍俊不禁大笑称,子虚乌有的指责和言论,不会对他造成不便或感到不适,这反而暴露对方真面目,只敢躲在网络媒体后面,不敢正视砂拉越人问题的弱点。 陈宏祥说,他是S4S其中一员,也是砂人联党党员,他早已公开身份,且从不隐暪或掩饰,这是众所皆知的。他说,S4S成员有来自许多不同政党的成员,包括来自火箭有党职的成员,但是大家都持有共同的目标,便是要恢复砂拉越自治主权,要砂拉越政府落实公投法等。 他披露,当上述社媒力斥S4S之前发动的30万人签名捍卫砂主权和促落实公投法案之事,甚至将他个人手机号码和照片放上网,且以难听言论攻击他,惟陈宏祥表示,他当时人在中国工作,期间其手机只有8通陌生电话号码显示,有关事件其实没为他个人带来太大困扰。 无论如何,他了解一些要删除签名者,是受到某个政党煽动,令有者对已签名举动感到后悔。 其中有人出现反悔的情况是常态。反悔签名者若要求删除名字,他们必须到警局报案,说明理由,S4S将会把这些记录存档以备记录。据知,某些已经去报警的人,根本没有签过名,只是为了反对S4S而反对,迷失了自我。 陈宏祥也指出,他在砂州选举前被该群自称是“正义”者,诓他为人联党要谋权夺取沈桂贤主席职位,这令他就对方居然可以作出如此幼稚的喧哗取宠,没有丝毫逻辑编故事的能耐,感到好笑!

促恢復民選地方政府 S4S監督阿賢行事進展 (古晋2日讯)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4S)大队联盟发起人之一陈宏祥表示团队将会紧密监督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在恢复民选地方政府方面是否会展示足够的诚意。 “地方政府选举,乃是《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所赋予砂拉越政府的一项权力。团队希望砂拉越的地方选举尽快恢复,把第三张选票还给人民。由于考虑到要恢复地方选举也不是说办就办的事,因此团队给沈部长列了一个时间表。希望地方政府部可以根据时间表给人民一个交待。” 该团队希望在今年6月份,沈桂贤可以开始着手研究关于地方政府选举的资料,并且在月尾时候向人民公布。 以下是团队希望地方政府部可以跟进的一个时间表。 6月提供地方选举的法源,在63协议、联邦宪法、砂拉越宪法等相关法令设计砂拉越地方选举的任何资料。 7月研究任何受到联邦法令所牵制的部分,是否需要通过联邦议会或者内阁解除这方面的牵制。 8月整理出要恢复地方选举的脉络,需要经过机构或部门。最终可以决定恢复地方选举的人是谁?要如何进行? 地方政府部、立法议会和首长在9月需要给人民一个答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砂拉越政府是否有这个诚意和意愿恢复地方政府选举? 团队在10月或根据需要发动人民诉求,政府必须接受人民的请愿而在司法程序上恢复地方政府选举。 陈宏祥表示,该团队以实务的方式按部就班,要求政府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所以沈桂贤部长目前不需要答应能不能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团队需要看到更多的资料来衡量恢复的可行性。 “光是吵架谩骂并不能达到目标,同时也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民主制度底下,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所有的资料摊开来,让人民了解和检验。”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