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选举年掀开序幕 荷兰向右倾成定局








被视为欧洲政局风向标的荷兰大选星期三开始投票,移民和回教课题成为选战的主轴。(路透社)

(阿姆斯特丹15日综合电)荷兰大选投票站15日早上正式开放,共有150个席位的荷兰议会二院(众议院)举行选举。荷兰的大选拉开了“欧洲大选年”的序幕。

选前民调显示,参加此次选举的28个政党,无一能获得超过20%选票,各政党间的角逐异常紧张激烈。有分析指出,来势汹汹的极右翼政党虽仍无法掌权,但在强大压力下,原本温和的政党,包括现任首相吕特所属的自由民主党,也会在大环境逼迫下越来越右倾。

荷兰选情遇上和邻国土耳其爆发“外交战”,分析人士指出,自由民主党竞选过程中已呈现“向右转”趋势,吕特政府对土耳其官员采取坚决行动,由此稳住并赢得了更多支持者;威尔德斯一如既往,从外交风波中深挖政策问题,尖锐地批评政府软弱,利用民众对移民融入整合问题的担忧,拉拢更多选民倒向极右立场。

一名戴头巾的女选民在海牙投票站投下手中神圣一票。(路透社)

恐影响法德大选形势

在此次大选中,极右翼自由党选情看好。威尔德斯在竞选中承诺禁止回教徒移民、关闭回教堂、禁止销售《可兰经》等,他还表示希望退出欧盟。

主张“脱欧”的极右翼势力在荷兰选战中的“抬头”之势如无法得以遏制,极有可能影响到4月法国、8月德国等重要大选的形势,给欧盟造成更大的压力。

这牵动着欧洲政坛的敏感神经。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的荷语大报《晨报》明确指出:“荷兰议会选举将决定欧洲的未来。”  

荷兰议会二院共有150个席位,最新预测显示,自由民主党和自由党可能获得的席位分列前两位,分别为24至28席和20至24席。

荷兰历史上从未诞生过单个政党一举拿下议会多数议席(76席)的壮举,历届内阁都是由两三个政党甚至四五个政党联合组成。目前得票率居前的几个主要政党都坚称,绝不与“极端的”自由党联合执政。

奈梅亨大学政治史学者福森由此推论,假设民调没有大幅失准,荷兰或将迎来一个极右政党“被出局”的四党或五党联合政府。

荷兰一些党派都在议会中有席位,所以无论哪个党赢得最多的席位,将需要一个联盟来组成下一届政府。 联合政府的谈判可能需要几个月,一些大的政党都表示他们不会与威尔德斯合作。

各政党领导人星期二在海牙NOS电视台参加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后合影。(欧新社)

“娃娃脸”擅建共识钢琴手首相“压力山大”

现年50岁的荷兰首相吕特外表很年轻,甚至被称为“娃娃脸”,在政治上属于荷兰传统擅于建立共识的政客。至今单身未婚的他,是技巧娴熟的钢琴手,偶尔公开展示音乐造诣。但目前的荷兰政治格局异常混乱,吕特继续续任首相,也将“压力山大”。

与反对派搞改革救经济

吕特毕业于莱登大学历史系,曾当过人力资源经理。他在十多年前踏入政坛,2002年出任社会就业国务秘书,2006年成为自由民主党党魁。

吕特在2010年开始出任首相,与反对派合作通过改革,摆脱经济衰退,他上台初期甚至争取威尔德斯支持他的少数执政联盟,承诺在移民政策上加强规管。

但18个月后威尔德斯拒支持他的紧缩方案,令少数联合政府倒台,但吕特再领自由民主党胜出提前举行大选。

吕特从政之前,其实有想过以音乐为职业,而事实上他弹琴也有一手。去年6月,他应邀在海牙中央火车站的公用钢琴前坐下表演舒伯特的歌曲,观众不多但反应热烈。目前吕特每周都会到海牙一所中学教授公民教育两小时。

基督教民主党主席布马很可能成为荷兰新首席的黑马。

基督教民主党主席布马或成造王者

荷兰大选的焦点一直集中在两位右派候选人之间的争夺上,特立独行的反回教派代表人物威尔德斯和现任首相吕特正杀得难解难分,而基督教民主党主席布马,很有可能成为未来荷兰政府的真正“造王者”。

无论谁获胜,基督教民主党都几乎铁定参与下一届联合政府,而且由于其他党派拒绝与威尔德斯合作,如果吕特的自由民主党表现不济,布马甚至能成为首相也未可知。

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布马所属党派落后吕特领导的自民党仅4%,落后威尔德斯的自由党仅1%,且支持率后劲十足,可能在议会150个席位中夺得约20席。

自2月24日以来更新的11次民调结果中,基督教民主党的支持率每次均上升,能做到这一点的党派惟此一家。

党主席布马告诉路透社,选前所有的谈论都在说“这次竞选是吕特和威尔德斯之间的对决……我们每天都在变得更加强大,我们在选举日脱颖而出的可能性真真切切,不过却没人这么预测。”

布马在移民问题上采取和吕特类似的强硬措辞,同时重视共同价值观,并以民族主义来缓解选民对于荷兰民族特性的担心。

他提议在学校和强制性社区服务中唱国歌,但支持荷兰继续留在欧盟和欧元区。

在海牙,人们星期三在投票站外排队,等候履行选民义务。(路透社)

恫言废欧盟难民潮协议土耳其或加大制裁荷兰

(安卡拉15日讯)土耳其与荷兰外交摩擦越演越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周二威胁,不排除对荷兰采取新的“制裁”措施。土耳其还威胁要撕毁该国与欧盟之间控制欧洲难民潮的协议。

荷兰今天举行议会二院(下院)选举,法新社消息的选前民调显示,多数选民仍在观望。选战最后关头,土荷外交摩擦成为重要议题。

路透社报道,针对土耳其官员赴荷兰宣传修宪公投受阻一事,土耳其对荷兰已采取制裁措施。

埃尔多安表示,这已不是简单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未来土耳其还将继续对荷兰采取制裁措施。

周一晚,安卡拉已宣布一系列针对荷兰的“限制”措施,包括取消双方部长及高层领导人会谈;目前不在土耳其的荷兰大使被视为不受欢迎。

土耳其副总理库尔图尔穆什还威胁要撕毁土耳其与欧盟之间控制欧洲难民潮的协议。他称,土耳其或许有必要重新评估这项协议。

土耳其近期派高官出国,以动员海外土耳其人参加4月16日的修宪公投投票,但遭欧洲多国阻拦。如果修宪草案获得通过,土耳其将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

威尔德斯出入有保镖在旁。

出入须坐装甲车防范卡伊达追杀威尔德斯

荷兰极右翼自由党创始人、有“荷兰特朗普”之称的威尔德斯,因其反回教言论而成为恐怖组织卡伊达追杀目标。他在死亡威胁下,十多年来不分昼夜过着受政府保护、“失自由”的生活。

威尔德斯十多年来获政府提供全天侯24小时的严密保护,与妻子大部分时间藏身在地点不详、附设安全室的安全屋内,或高设防的国会厢房内,甚少外出。

即使要为国会选举拉票,也须乘坐装甲车车队前往造势集会场地。

自荷兰电影制作人梵谷2004年11月在阿姆斯特丹街头被回教极端分子谋杀后,荷兰当局一直对威尔德斯加强保护,防止他成为另一名遇害者。回教极端分子对威尔德斯起杀机,并列入卡伊达追杀名单,原因是他激烈批评回教。

他说,《可兰经》鼓吹“法西斯思想”,应该像纳粹领袖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一样,被列为禁书。因此回教徒如果想留在荷兰,“最好将《可兰经》撕毁”。

威尔德斯又呼吁向回教徒妇女穿戴的头巾征税。

怒怼荷兰 土耳其人误烧法国旗

土耳其外长赴荷兰为总统扩权修宪造势,其飞机遭荷方拒绝在鹿特丹降落,引发土方不满。网上近日流传一段一群愤怒的土耳其人在“荷兰国旗”上泼上打火机油并点燃烧毁的视频。他们很快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笑柄,因为他们烧错了旗——遭殃的很明显是一面法国国旗。

两国国旗同为红、白、蓝色调,但荷兰是横条(下图),法国则是竖条。

法国与荷兰国旗同为红、白、蓝色调,但荷兰是横条,法国则是竖条。

(南洋网)

[47982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