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核心指示竟然遭漠视 结局却是上海帮大本营倒霉 ——鄱阳湖泪干了 上海堪忧





自2011年三月份起,长江中下游发生严重干旱,在卫星云图上,著名的鄱阳湖面积萎缩,几近干涸。鄱阳湖拦湖工程在肢解长江,最大受害者是上海。习近平主政以来,两次发出类似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的讲话,但被漠视。

有专家认为三峡工程为其中重要的影响因素。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认为,三峡工程总体的思路是错误的,中共认为人能胜天,人调节水比老天调节得要好,这和古人的思想是两样的,因此引发了诸多问题。

鄱阳湖曾被喻为“最美的母亲河”(网络图片)

王维洛近期发表的一篇题为《选择性执行习近平指示》的文章,历数将近些年中共做的“长江大开发”工程,无一不是弊大于利。

文章称,习近平主政以来,发表的讲话、发出的指示特别多,统称为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对习近平的指示,党内各机构、政府各部门却是选择性地执行。习近平说:“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相同内容的话,习近平最少重复过两次,但没有提出具体的措施。

鄱阳湖拦湖工程在肢解长江

1992年国务院、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先后批准了三峡大坝工程,据说建造三峡工程的最主要的目标不是发电,而是防洪。水利专家钱正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说,洞庭湖逐年淤积,已不能起蓄水作用,只能用三峡水库来替代(参见:李鹏《三峡日记》)。

长江本是一条平和的河流,这是因为长江中下游有巨大的通江湖泊可以吞吐河水。先有云梦泽,后有洞庭湖和鄱阳湖。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称赞长江为“环球巨浸一何多,独此优游世罕有!”。随着洞庭湖面积的缩小,鄱阳湖成为中国内陆第一大淡水湖。

如今鄱阳湖面临干涸(网络图片)

从2003年六月三峡水库正式运行以到2007年,鄱阳湖的枯水期从往年的十二月份提前到十月份。2008年和2009年三峡工程向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冲击,未能成功。从2010年起三峡工程放弃了所谓的“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计划,把蓄水期从每年十月初不断向前提,导致鄱阳湖枯水期出现的时间不断地提前。鄱阳湖湖泊生态系统受到严重破坏,为此,江西省政府力争鄱阳湖拦湖工程的上马,将鄱阳湖和长江隔断,不受三峡工程逆蓄水的影响。

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周建军认为这一工程严重肢解和破坏长江的完整性,对长江生态和上海饮用水影响很大,更违背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原则。

中华文明本是水文明,古人擅长水利工程,闻名世界,但古人不推崇水库大坝的建设。到1949年中国只有二十余座大坝,绝大部分是日本人于侵华期间在原满洲国建造的。如今中国拥有世界上一半的水库大坝。到目前为止,三峡大坝单独运行已导致鄱阳湖湖口水位降低最大值为1.89米。

为了鄱阳湖拦湖工程的上马,江西省政府把鄱阳湖生态灾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摊到了桌面上。

三峡工程是导致鄱阳湖干涸的根本原因(网络图片)

吴康民:三峡工程种下祸根

吴康民,又称康老和龙七公,是来自香港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五、六、七、八届(1975年至1998年)代表,因为他和温家宝夫妇的特殊关系而被认为是通天的。吴康民参加了1992年对三峡工程的投票,并投下弃权票。2015年1月7日吴康民在《东方日报》上发表了《鄱阳湖干涸——三峡发警号》的文章。吴康民在文章开头就指出鄱阳湖严重生态灾难是三峡工程造成的:“据报道,近日江西省鄱阳湖正面临干涸的危机。在最近的枯水期,鄱阳湖的大片湖区变成大草原,大湖区变成小河沟。此外,去年十月下旬,鄱阳湖已经进入了十二米的枯水位,提早了二十四天;八年前更创下枯水期长达二百六十天的纪录。对此,专家们指出,这是三峡工程建成之后,对鄱阳湖造成的严重生态灾难。”

吴康民认为,当年说上三峡工程是为了解决长江中下游的洪水问题。三峡工程建成,却种下了新的祸根。如今鄱阳湖的干涸危机,只是其中之一。至于生态环境改变,致使多种动植物,特别是鱼群,难以存活。山体崩落和滑坡、地震或战争的风险更加不用说了,那可能造成比水灾更大的灾难。

专家:鄱阳湖拦湖工程最大受害者是上海

过去的一年对鄱阳湖来说是灾难的一年,2016年6月份上游水库调度出错,大量泄水与提前到来的雨季在长江中下游发生恶劣遭遇,造成严重洪灾;洪灾刚过,7月中下旬鄱阳湖提前近四个月进入了枯水季节,至今已经持续了半年多。

对于建设鄱阳湖拦湖工程,最初有十五位院士上书国务院,表示坚决反对建设这个工程,更有一百多个环保组织提出置疑和反对意见,

继2016年8月大涝后,9月份鄱阳湖水域急剧缩小,一个月丢掉一个“香港”面积(网络图片)

清华大学水利系周建军教授认为:鄱阳湖拦湖工程是严重肢解和破坏长江的完整性,对长江生态和上海饮用水影响很大,更违背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原则。需要补充的是,三峡工程是第一个严重肢解长江生态系统的工程,南水北调工程是第二个,鄱阳湖拦湖工程是后续一个的继续肢解长江生态系统的工程。

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陈国阶认为,三峡工程将来的最大受害者是上海,他认为,泥沙对于上海是一个很重要的资源,过去平均每年要伸出四十米,现在没有了。上海位于长江入海口,是依靠长江等河流携带下来的泥沙形成的,其成陆的时代并不长。

三千年前,上海的市中心区浦西、浦东和其他一些区域仍处在海平面之下。在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的状态下,保证长江口的入海流量、保证自然状态下的泥沙入海量对于上海来说就至关重要。

如今加上鄱阳湖拦湖工程,还有洞庭湖拦湖工程,进入长江口的水量和泥沙量将继续减少,陈国阶提出的长江污染、海水倒灌、海岸冲刷等将比在三峡工程单一影响下更加厉害。

长江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是长江大开发的两个标志性工程,现在这两个工程都已经完工并投入运行,但长江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令中共政府正计划用更多大开发工程来弥补,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阿波罗新闻)

[479803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