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手机绑架了我们


等待新闻发布会时,看到同行们都低头按手机,无聊中拍下这幕,大家都抬头笑了。

其中一名电视台记者说,周假在家时被老婆埋怨一直看手机,结果他完全不动手机,一小时后把手机交给老婆,叫她自己查看有多少条未读讯息,老婆一打开就看见十多个工作群组,有数百条讯息未读,怔住了。

他说,周假陪小孩玩耍3小时,过后再拿起手机时,发现已错过了在群组中被通知的大案件,虽说是他的周假,但他是其公司唯一的记者,因此周假碰上很大的案件,他还是会被要求处理,漏了新闻就会被上司追究。

孩子不止一次说我没有专心听她说话,常常一直按手机。其实我并不喜欢用手机聊天,工作日是必须一听到手机软件Whatapps一响就尽速查看,按手机也是在工作群组中回覆,同样的道理是为免因此遗漏了新闻工作上的责任。

年假时或在外国旅行,每天晚上回到酒店其实也必须打开通讯软件,一整天没有开手机,往往就会从50多个工作群组中跳出百多甚至上千个未读讯息。

这些工作群组包括各政府机构、警方、报馆、各政党、一些学校和社团的群组,可想像不断听到讯息响声,在忙碌中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干扰,却又在工作日不得不看。

周假时算是可稍微喘息,不必一响就看,但还是需要不时查看,因为有时还是会有与工作有关的人,需要按事件的紧急形势沟通。

曾试过在周假时,要将洗好的一桶衣服拿出去晒,结果因为突然必须与各方在手机通讯软件沟通洽商,事情弄妥后去晒衣服时,差不多是一小时后的事情了。

感觉上,我们都很无奈的被手机“绑架”了。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指一些员工下班回家后还会收到老板的信息交代工作,不知不觉成为“隐性加班”,台湾一名员工身心俱疲下,以“LINE讯息交代工作”,入禀追讨“加班费”。依据其通讯软体对话频率、次数、通话秒数等,算出其平日加班了358分钟、假日加班了1007分钟,共计1365分钟,所以公司需补发2598元(约372.4令吉)的加班费,这是全台首例。

过去几个同行辞职不当记者后,第一件事就是从几十个工作群组中退出,从精神崩溃中解放,留下的人都很羡慕“脱绑的人”。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大北马‧大新闻笔‧文:杨微屏‧2017.03.15

(星洲网)

[479785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