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美‧戏里戏外的同志因素

改编迪士尼1991年卡通《美女与野兽》的真人版电影堪称迪士尼史上的“灾难”,未上映就因为剧中几分钟的同志元素,美国阿拉巴马州Henagar Drive-in宣布取消上映丶俄罗斯禁止16岁以下观众入场丶台湾网民无厘头发起反对“人兽交丶性解放”的活动。本文截稿时迪士尼因为不同意大马电检局删剪同志情节,以致电影可能无法在大马上映。

先不谈可笑的“人兽交”争议,毕竟要如女主角贝儿一样和男主角交往,总要先找到一个会讲人类语言的野兽才可能发生吧?这个反对理由太过无聊滑稽,所以此处不做探讨。反之这部电影内外的同志因素,才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许多人不晓得,从1991年就深受影迷喜爱的卡通《美女与野兽》主题曲,作词人Howard Ashman就是个男同志,真人版的《美女与野兽》也同样收录了Howard Ashman当年的经典歌曲。

有时候我不免纳闷,这些不分国界的恐同人士,对於有同志倾向的男男女女如此避之而不及,并视为去之而後快的“传染病”,那其实也应该抵制卡通版的《美女与野兽》,还有其他同志的作品和产品,这也包括全世界最畅销的苹果产品(苹果执行长库克是一名已出柜的男同志),也不要到承认同性婚姻和有公开出柜政治人物的国家旅游,如美国丶冰岛丶澳洲丶荷兰等,否则这种选择性的抵制却快乐的享受同志们呕心沥血的作品或成绩,说穿了就是一种言行不一致的伪善。

几分钟的电影情节是不会让一个原本是异性恋的小朋友变成同志,否则我们主流的电视电影全部都是翻天覆地的异性恋情节,又岂可能还有同志恋情的空间?许多同志朋友在小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同志倾向,但因为主流社会的偏见和打击,还有父母的压力之下,让他们苦苦挣扎於“正确”(异性恋)和对自己诚实(同性恋)之间。如果父母真的疼爱他们的小孩,应该在小孩们发现自己有同志倾向时给予支持和理解,而非责骂丶假装不知道丶威胁等,让未成年小孩们独自承受自己同志性向的痛苦,绝非是一种爱小孩的表现。

一些反对同志情谊的朋友总是摇着宗教的大旗,理直气壮的合理化自己反同或恐同的行为。其实我很想问,当大家高喊着神祗名字反对同志恋情之时,是真的担心小孩死後的去向,又或者是更担心亲戚朋友的白眼,或担心没有加入反对同志阵营也被欺压,所以才加入反对同志情谊的阵营?

网路上有段对《美女与野兽》的分析:“《美女与野兽》让我们觉得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加斯顿这种坏人存在,而是我们的社会其实非常爱他。很多人说《美女与野兽》不过就是一部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电影,但这其实是一部关於社会里正直的人们被用各种理由边缘化的故事。”文中正直的人指的正是野兽,野兽只是长得不像人,却未曾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同样的,同志恋情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危险,而是我们对非主流现象的恐惧才造成社会的纷纷扰扰。同志没有错,《美女与野兽》的同志情节也没有错。妄想删除同志情节只是一种掩耳盗铃的行为,同志依旧存在世界的每个角落。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风清云淡‧作者:孙天美‧自由撰稿人·2017.03.16

(星洲日报)

[47977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