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遗迹 中国城市规划的牺牲品

云阳张飞庙(网络图片)

今天中国的张飞庙所处的位置正好俯瞰长江最美丽的一段风景。

这个独具匠心的建筑是在宋朝(960年至1279年)首次建成。1870年经历大型洪水冲击后又在同一地方重建。重建后的张飞寺跟之前外观上有很大不同。

张飞庙是为了纪念中国古时传奇人物张飞所建的,张飞寺最初建在重庆云阳,正对长江的一个陡峭的山坡上。整个寺庙的建筑特点与长江广阔的风光融为一体。

但根据国家广播电视CCTV,在2000年,它被迁移了20英里(32公里),成本超过1200万美元。在1994年开始的三峡大坝建设期间,寺庙移到了飞丰山的底部。

1994年中国开始建三峡大坝,据报,2000年因为工程关系,张飞庙被迁移了20英里(32公里),迁移成本超过1200万美元。

而张飞寺绝对不是中国境内唯一被迁移到历史遗迹。

近年来,拆除认为造成不便的历史建筑寻找其他地方重建的事在全中国范围内经常发生,现在已经出现了新的建筑行业专门迎合这样的状况。

一些公司把拆下来的建筑物用轨道转移到新址。还有一些公司把建筑物从屋顶开始一点点拆至地基,然后再转移到其他地方重建。

新蓝图

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国的景观基本已经全部重新改过了。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1995年至2015年,中国城市人口从3.52亿增加到7.71亿。现在已经有14个城市居民人数超过500多万。仅在2016年,根据高层建筑和城市人居委员会的统计,中国建了84座摩天大楼。

世纪之交

中国在世纪之交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迁移纪念碑和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

2001年,位于广州南部大城市的金伦协会礼堂是中国第一个被完全搬迁的建筑之一。金伦协会礼堂建于18世纪初的清朝,被移动了264英尺(80.4米),用以建设连接荔湾区北部到南部的康旺路。

2003年,上海音乐厅也遭遇此命运。上海音乐厅建于1930年,而被迁移时为了要建延安高架桥。

首先,音乐厅整体被升高了5英尺(1.4米),然后又被用提前预制度轨道上移动了218英尺(66.4米)。此后又被升高6英尺(1.88米),在音乐厅下面又增建了一个新建筑。

同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由英国建筑师乔治.威尔逊(George Wilson)设计的位于上海的一个六层仓库郑光和大厦,在2013年为了配合当地的重建计划被改建为128英尺高(38米)。

汉口义勇消防协会是100多年前由当地的消防志愿者建造的,被列为湖北省武汉市颇具特色的历史遗迹,2011年时也被用预制的滑轨迁移了295英尺(90米)。

根据中国建筑工程管理协会的报告,这块土地已被房地产开发商购买。

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唐国华表示:“中国正处在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现在人们已经意识到在保护历史建筑和实现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的冲突。这样发展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我们看到没有专业的人员对这些历史遗迹进行正确的结构性处理,随意的搬迁对这些遗迹造成了不可修复的毁坏。”

这是一段历史

中国最引人注目的搬迁项目跨越了两个大陆。

从中国移至美国的殷玉堂(网络图片)

殷玉堂是中国商人家族祖传典型的18世纪特色的古宅,宅内有华丽的浮雕外墙,还有大型的待客厅。

但这个位于安徽省惠州市的物业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被挪至马萨诸塞州塞勒姆的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PEM),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整个行业的运作

那么这些建筑是怎么移动的呢?

上海演化转变公司创始人兰无极(Lan Wuji)表示:“建筑物提升之前,在上下两端装两个托盘以支撑建筑物,整个建筑物包装好以后就准备移动。转移建筑有多种不同的方法,有的建筑物要有滑动的方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先做一个特制的轨道,有时候也用卡车直接拉。”

据了解,该公司已经搬迁过很多高端的建筑,例如在北京的老英国大使馆(在21世纪初搬迁)和北京的农业和工业银行的一些分行,2008年搬迁了164英尺(50米),为北京建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办公室挪地方。

兰无极说,他的公司处理的业务有一半是搬迁历史遗迹。他在2004年成立自己的公司之前,负责上海音乐厅的搬迁工作。

中国搬迁古迹遗址示意图(网络图片)

他说:“与拆除和重建相比,搬迁有几个好处,搬迁成本较低,能够更好的保护建筑物,也更环保,还节省时间。由于城市的快速发展,中国已经是建筑搬迁的主导国家。”

现在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搬迁公司。

不过也有历史学家表示,随意的搬迁历史建筑,并不是好事。不管在任何一个国家,除了要在原地彻底毁掉这些古建筑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的时候,搬迁当然比彻底破坏要好,但如果有其他方案可以用,那能让历史遗迹保持原貌不要迁移比较好。

如果只是把遗迹挪走,那未来子孙后代将不会知道这些存留的遗迹跟建筑地点有何渊源,有什么历史故事。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城市化进程失去动力,某些迹象表明,中国对保护历史建筑的态度正在改变。

2002年,中国国家文化遗产局制定了“中国遗产保护原则”(“中国原则”),其中规定“对遗产的干预不应过大,要最大限度保持其原貌。但是制定的这些规则在中国却没有明确的法律约束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看中国记者灵素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阿波罗新闻)

[479750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