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還有半杯的水咧?

眼前有一個半滿的水杯,你會慶幸還能喝上半杯的水?不滿為何只倒半杯?還是會苦惱水剩不多,該怎么辦?

這有名的心理測驗或許可推測出一個人的潛在性格,但這半杯水的背後還有一個經常被遺忘的道理——每個人看待事情的視角不同乃正常事,很多時候,亦無所謂對錯之分。

馬華與華裔選民之間,就有著這么一個半滿的水杯。

該黨總秘書拿督黃家泉日前為馬華喊冤,直呼太委屈,指許多人對馬華先賢過去極力捍衛華文教育的血汗史選擇視而不見,反過來指責馬華出賣華社。

就好像雙方看著桌上那半滿的水杯半晌,再抬頭直視著對方,大眼瞪小眼。

直至其中一方壓抑不住滿肚子委屈而打破沈默:都給你倒了滿滿半杯的水,還有啥好不滿的?

只見另一人不疾不徐地回答:是你自動請纓在先,我才會把杯子交給你。沒料到一拿去就是大半天,最終卻只倒了半杯水回來。不是滿滿半杯,而是僅僅半杯。

被指責的一方深感委屈:你有想過我是幾經艱辛、耗了多少心力,才保得住這杯水嗎?

一個半滿的水杯,政黨指著杯子說有水,而且有半杯那么多;選民卻在心裡嘀咕著:另外半杯的水咧?

你給的不是我要的?

皆因大家拿的都是大馬卡,為何人家無需那么努力就能輕鬆考上國立大學?SPM考卷華文科越來越難考,統考文憑遲遲未獲正名,還有說好的撥款沒下來,來了的教師又可能不諳華語——這怎能怪華裔選民執著于杯子裡還有多少空間,而非有多少水呢?

除了馬華,近來擊鼓鳴冤的還有“講華語運動”委員會。主席在改選前夕受訪時,感嘆“自己付出了很多,沒有人體諒甚至誤解你,調侃或羞辱你”……

常言道,付出努力未必會有收穫;付出真心,也無法強求對方非得領情不可。

只能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打的人指望對方再努力些、爭氣些、長進些;而挨打的除了高呼“我真的有努力”、“我盡力了”之外,似乎也無話可說了。

然而,努力和盡力不是為民服務、甚至是做好每一件事所需的基本態度嗎?

信任與選票,是要靠行動、拿成績來換的。而成績,亦須建立在共識上。

說得再直白些,就是眼前的馬華所給予的,不是一些選民想要的;或者說,選民們所期盼的不僅于此。看似貪得無厭,但大夥兒要的其實也並非什么特權,而是平權。

黃家泉還說,人民往往只想到爭取民族權益是“合理”的,卻沒考慮到真要“合法”落實有多難。

既然那么難,那就交給其他人試試看吧。把“做不好”或“做不到”的給換掉,只為替華社謀求更多福利、爭取更多權益,這總算“合情”了吧?

你可以說選民沒心肝,不懂得知恩圖報、知足常樂。但人類不正是因為不滿于現狀,激發了改變現狀的鬥志和戰鬥力,我們的生活才會越變越好嗎?

(中國報)

[47961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