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都被消费霸凌了


这几天来,连砸诗巫两家DIGI电讯公司客服中心这回事是茶余饭后的热话题。

议论要点不外乎两项,其一、那位拿高尔夫棍,地敢敢、狠狠砸的华裔青年是何许人也,是哪条道上的人物?其二、引发青年怒不可遏的额外收费,究竟是什么费用,一旦在不知情下被莫名奇妙的征收,当真就不能被豁免,只能硬吞下一大只死猫? 警方初步调查,青年是发现每日被无故征收4令吉后,到电讯公司客服中心询问,讨个说明交代,但一直无法获得满意的解释。

他于是二话不说,明目张胆地上门砸、砸、砸!客服中心被砸得一片狼藉,愤怒青年很快也被捕,被扣留。

但这砸店事件没有因此结束,砸店效应仍如水波荡开。

尽管不少人都一致认同愤怒青年的暴力行为不可取,但却又无法自拔地打从心里支持他,有些人甚至在脸书上毫不隐讳地公开声援、支持说,真该砸,砸得好! 这看似是非不分的表象,事出有因。

这个年代我们要消费,能消费的物品越加繁多,想方设法,要吸引我们消费的商家也很多,但消费选择多,并不等同于消费品质好,被骗被蒙的也不少,所以多消费,高消费就越需要精明消费。

但无论再如何精明,我们总免不了在消费过程中,不知不觉地狠狠被消费,一如手机里突然冒出来的广告和在不知情下被征收的广告游览费。

消费中反被消费,之所以令人愤怒,是因为那是让人极度不舒服,却不被察觉的消费霸凌。

我没想要的,却强加给我,并硬生生地要我付出一笔莫名其妙,比手机话费还贵的费用,这就是一种消费霸凌。

可是因为长期如此,无处可投诉、反映,也缺乏集体维权意识,消费霸凌于是得以肆意滋长。

曾遭此霸凌的消费者一肚子冤气没地方发,正好来了个愤怒男以暴制暴,替大家出了一口恶气,岂不大快人心?尽管作为仲介的电讯公司问客服中心喊冤说,广告游览费是付给第三方供应者的,但情绪一来,谁理得了那么多,往收钱的出气,最直截了当。

除了手机,上网时我们也一样默默地接受类式的霸凌。

想必大家都有这样的经验,上网看著、看著,突然屏幕就跳出了一张张波涛的欲女照,或看著、看著,网游广告突然占据整个屏幕,秀出性感、妖娆的动漫女。

看得兄弟们心跳加速,血压飙升,一个不小心,就被吸走、诱拐走了;看得姐妹们自惭形秽,心情沮丧,一个不小心,就注意力和思路就被打断、溃散了。

说到这些无孔不入,各式各样的霸凌广告,除了要训练自己的定力不为所动,不被搅得心猿意马之外,实在该请些高人做点什么,好让我们能一如在社交网上拉黑不喜欢的人,眼不见为净,不受干扰,不莫名其妙,不自觉地被霸凌。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詹雪梅)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砂拉越.2017.03.15

(星洲网)

[479445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