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敵必救》:贏家永遠比對手快一步!




常聽人說:「最近電影好難看,都沒有好電影可看嗎?」,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好電影推出,只是票房常常比預期的低迷,就像John Madden導演的《攻敵必救》,拍的緊湊精采,但美國票房僅收入慘澹的3百萬美元,我也不了原因何在,大概是題材不夠討喜或槍枝管制議題太過敏感的關係吧;《攻敵必救》好看,爽快的那種好看,片中出現一堆政治術語卻不感乏味,每分秒都被劇情深深吸引住、對白寫的超好,既有不同理念針鋒相對的火藥味也有道德與正義對辯的曖昧與兩難、演員更是本片亮點,配角們都在「對」的位置上,沒有半個人落拍,而飾演女主角絲隆的Jessica Chastain,魅力四射,演活這位活躍於政治圈的超級遊說客的強勢霸道寂寞哀傷與心狠手辣等多樣情緒,每一個面相都無情卻又有情,今年奧斯卡女主角遺珠苦主再添一位。

「遊說的重點就是洞察先機,預測對手招數,並設計對策,贏家永遠比對手快一步!」

《攻敵必救》敘述絲隆服務的公司反對槍枝管制法,絲隆帶著她的遊說小組跳槽到彼得生公司,全力推動槍枝管制法,為打敗擁有更多資源的對手,絲隆無所不用其極只求勝利…..。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攻敵必救》雖是關於槍枝管制法的贊成與反對陣營之戰,但電影重點不在討論槍枝管制的對錯問題,而是展演一場攻防秀,看雙方陣營如何出招防守攻擊的精采對峙;厲害的劇本,不只懂著埋哏,而是翻開底牌時,能不能讓觀眾買帳,對我來說,絲隆的最後底牌有讓我:「哇喔!」,驚嘆了一下。

《攻敵必救》前一小時讓觀眾看絲隆的「無情」,團隊裡的每個人都是她棋盤上的棋子,棋子們只知道自己的大概作用,無法綜觀全局,只有棋手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為贏得戰爭,犧牲幾個卒子亦在所不惜;然而,追求勝利過程,犧牲掉他人對自己的信任,到底值不值得?《攻敵必救》前半場的高潮落在絲隆故意在螢光幕前爆出團隊成員愛絲美原來是校園槍擊案生還者,利用愛絲美的悲劇獲取更多人對槍枝管制法的支持,後來愛絲美出差途中遭遇狂熱份子襲擊差點喪命,絲隆趕去機場安撫愛絲美情緒,愛絲美對她說:「有那麼一刻,我甚至懷疑是不是妳佈了局安排人來殺我好贏得選戰。」。

《攻敵必救》自中段開始,原本佔上風的絲隆因愛絲美事件以及對手找到不利於她的證據,並用金錢利誘脅迫贊成槍枝管制法的參議員召開聽證會,攻擊絲隆的道德瑕疵性,從槍枝管制變成人身攻擊大會,模糊焦點的遊戲從來都是政客愛玩的把戲,找一個更勁爆的話題轉風向,最後群眾都忘了最初討論的議題焦點,而被一件又一件的八卦新聞給吸引走。

「一個被定罪的遊說客,別輕視他的致勝能力。」

當我以為《攻敵必救》差不多會在絲隆的感性告白中結束影片,既是承認她的失敗、感謝團隊成員們的付出、亦是哀嘆美國黑金體制的無法動搖,想不到電影最後來個大逆轉,原來敵方陣營專門對付絲隆的前助理珍,竟是絲隆安排的內線!

好啦,前面說到:「厲害的劇本,不只懂著埋哏,而是翻開底牌時,能不能讓觀眾買帳」,珍這個底牌我買帳,為什麼?因為絲隆跳槽前,珍就表示過對政治體制敗壞的失望,我完全可以想像絲隆私下跟珍達成協議:「妳想要研究美國政治體系是否敗壞嗎?想要改變政治體制嗎?來,我給妳一個機會。」,絲隆這個「局」,既是洞察先機的「精準/對政治運作的熟稔」,亦是洞察先機的「悲哀/對政治運作的熟稔」,絲隆的厲害不只是把所有人當成棋子,甚至把自己當成武器,操弄不好,可能會傷了自己卻傷不了對方,這招險棋只有在「政治體制確實如她(絲隆)預期的敗壞」才會成局,真正打敗敵方陣營的不只是絲隆的精心佈局,更是政客們的貪婪和卑劣,正因如此,絲隆在聽證會上的一席話:「這些鼠輩(貪腐政客)才是美國民主真正的寄生蟲。」,才會如此地鏗鏘有力,大快人心卻也有些惆悵。

我喜歡《攻敵必救》,很大的原因在絲隆這個角色實在寫太好(《攻敵必救》劇本出自Jonathan Perera之手,這僅只是他的第一部作品),電影片名《攻敵必救》出自孫子兵法,指「攻打敵人後顧之憂,前線之圍便能迎刃而解」,絲隆即是運籌幃幄的謀略家,沒人猜的到她在想什麼也沒人知道局會怎麼佈置怎麼解決,她行事大膽且出人意表,不只讓對手輸的心服口服,大概也讓親近她的人感到不安與恐怖吧,絲隆這個角色的曖昧(飽滿),在於編劇一邊呈現她脆弱的一面,例如她的失眠以及和伴遊男子間既是親暱又疏離的感情等,但絲隆冷血與無情的一面,又讓走出戲院的我們無法確定絲隆的真心到底為何,如果聽證會是她一手策劃的局,那麼聽證會主席請她做最後結語時,絲隆一開始的保持沉默與決定說些話,以及開口說話前倒一杯水的緊張,還有演說中對愛絲美的歉意與對自己不擇手段的求勝心的反省等等,有可能全部都是做戲,為的是吸引群眾的注意力與同情心,並在適當時機給予對手致命一擊;絲隆真心對愛絲美感到抱歉嗎?真心覺得自己的行為對他人造成傷害嗎?真心希望槍枝管制法可以改變美國社會的暴力問題嗎?亦或者,絲隆其實不在乎傷了誰的心、不在乎因為監聽而坐牢、不在乎政治體制能否被改變,她真正在乎在意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贏了,老娘就是狠角色!

但,好看的電影總會給觀眾與角色留一個餘地,《攻敵必救》結尾,絲隆律師問她結辯過程為何完全沒有提及小組成員名字,她只說了一句:「做偽證的話要坐五年牢。」,一句話,又讓觀眾看見絲隆對團隊成員的「保護」,也許絲隆在聽證會結辯的一席話不是全然的虛情假意,為扭轉戰局也為改變政治體系,她選擇自爆,扛下追求勝利過程中,人們對不光彩手段的責難並賠上他人對自己的信任….,因此,絲隆是英雄?狂人?謀略家?理想家?或者,以上皆是?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开眼电影网)

[478686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