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朝鮮,本就無法平凡

朝鮮這國家雖在我們亞洲的近臨,卻又顯得那麼的遠遙;而且格格不入。或許是被西方妖魔化成“壞孩子”了吧。結果,朝鮮三個爸更名正言順叛逆,並變本加厲自我封閉。但是,說朝鮮孤僻冷漠與世隔離的神秘兮兮好像也不完全對;這社會主義國在聯合國旗下是受189個國家承認的正名大國。雖然少於他的血脈兄弟韓國的192個,卻意外超越了中國的174個。

或許,可以這麼說:朝鮮人民的快樂指數才真是世界最高的第一名;他們的快樂與幸福連不丹瑞士丹麥等通通都得靠邊站。還是,這或許不是你我想要的幸福感!他們也有獨特風格的智能手機,還有很多好好玩的導彈玩具喲!

社會主義單一民族的朝鮮的快樂,是來自於2千500萬人的吃住行醫療與教育,是共擁共享“包到底”的共產制度恩惠。所有的土地與資源都是國家的,也沒有私人公司商店、個人餐廳、私人車子、稅制等。人民會依學歷能力被分派到工作崗位;國家還會發折合112-270美元的薪水給工人。

在這裡,財富名利土地都不需要,只要胸前掛著兩金徽章就自信滿滿的榮譽!人民也不分階級不計較身份,人人平等提鐮刀拿鋤頭跟著政府的腳步,共生共識共奮鬥。

哇,聽起來正是“迷失蘋果樂園”的好政策!甚至說有特殊能力以及對國家有特別貢獻的,都是會被封賜為“人民”的稱號;“人民”的民房的大小、燃油票多寡、醫療等級明顯是應該被大肆提昇;而剛被馬來西亞遣送回國的姜哲與李正哲肯定會被金老闆封賜“民”吧!還是被抄斬?當然不管是誰,最終大家得一起gotong-royong搞衛生、理基建、救糧倉、保衛國、當間諜?看來朝鮮政府也不需要靠地球上那五大宗教的力量或慧根來統治庶民;金老闆的“太陽牌”魔法一照65年間,國家完全給封閉、百分百封鎖國民思想、人民服服貼貼;吾太陽皇萬歲萬萬歲!

實際上,朝鮮計劃經濟體制下得包管2千500萬人民的一切起居生活福利,這談何容易。其實,朝鮮糧食荒已經不是不能說的秘密了。所以,朝鮮不斷通過仇恨並製造恐慌,來掩飾自己的饑餓與心理不平衡感;他們不斷怨恨世界說:1905-1945年的40年間日殖時期給朝鮮留下了一大片廢墟與空洞。再來的1950-1953年南北朝大戰下的美韓轟炸下,又給朝鮮留下了滅國傷痕痛楚以外,舉國成了遍地廢土壤。現在,強國又全面經濟制裁、中國也不買煤炭;我為甚麼會患眾憎恨?為甚麼不讓朝鮮安然回到世界大家庭?為甚麼得斷定說死的就是我們尊敬的金正男?為甚麼偏偏得誣賴朝鮮就是兇手?

你看這就是朝鮮認為世界怎麼對待他的自我詮釋吧!結局是再怎麼制裁,還是打不死的蟑螂逼不死的朝鮮民族!我們又給了他們更團結一致機遇;積極培養軍事人才、不斷發射導彈、深度研發核子、大量搞基建蓋世界最大酒店等等;雖然大部份都是些擾民傷財面子工程。

這就是非一般的真朝鮮啊!只看首都平壤的城市建設,會被它的超炫給扣著目光,很不協調。寬闊的大街空蕩蕩的沒幾輛汽車、沒汽油。夜晚黑漆漆的沒幾盞街燈、沒發電能力。而不管白天黑夜,滿街走路的人們就像螞蟻般一連接一串的鏈長幾公里,沒盡頭的不間斷蠕動著……我在想,這壞孩子;假如能有個懂得調教的好爸爸的話,那頑皮孩子會漸漸改邪歸正嗎?

其實說句公道話,去年我旅遊朝鮮境內,從中國丹東乘坐火車跨過鴨綠江進入朝鮮新義州,直奔220公里路5個小時抵達首都平壤後所見的朝鮮人,臉上沒有顯露對外國人的敵視感、沒有恐懼感、沒有貪慾的眼神,更沒有瞧不起自己並且抬不起頭的心態!反而在金孫子的軟硬兼施下,街道乾淨整潔井然有序,多了花姿招展的鮮色衣裙、商業裝扮的女士與紳士、和藹可親的路人甲乙丙丁、與我們揮手的小朋友,還有不可思議的軍人,也對我微微地笑了!

在100米深的地鐵站裡,朝鮮女孩不斷打量我身上的一切,姑娘還個個微笑呢!瞧瞧她們,衣著光鮮整潔、髮型時髦、摩登手皮包、還有手機吶!我也拿起智能手機對著她們拍照,也都沒刻意閃避我;這哪像是封閉鎖國了65年的世界村民!

他們的禮貌與微笑說明了他們有文明挺素質的民族;但他們“非一般的愛國的情操”怎會被“一個人”如此操縱成那麼的堅定不移啊!這一點,職業政客們有責任必需作答吧?錯不了,又是一般九流政客們的傑作,把好好的一片潔淨鄉土給搞得烏煙瘴氣!

把朝鮮說成“亞洲被放逐的最後一道邊疆”挺貼切;假若朝鮮老百姓不知道地球上,實際有我們這樣的一個世界村的存在,那現在寧靜的朝鮮就是地球僅存的樂土了。假設朝鮮與世無爭安居樂業,那現今古樸的朝鮮果真是世外桃園了!無奈,朝鮮離世界軌道不只有了距離,更不斷偏離了正軌!可惜的是金氏家族王朝不單玩火毀身,還拖著純樸的高麗族人葬身火海!

李桑站在中國最大邊境城市丹東的鴨綠江“一步跨”,瞭望朝鮮的新義州;中國人會慶幸79年的鄧小平改革開放之踏出的那第一步。本是社會主義同根生,而且60-70年代時朝鮮經濟還超前中國共產;如今差距鴻溝拉的那麼大那麼寬那麼深;如此近鄰,卻成了那麼遙遠陌生,並,可怕的世界!(印尼星洲日報‧文:李桑(旅行職人))

(星洲日报)

[478649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