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福利那么好,是否削弱了人们创业赚钱的热情?


和常人想法不太一样,其实美国福利水平不算特别低,大概是福利支出占 GDP22%左右。像上面一群人歪楼的澳大利亚大概是 24%,其实根本没啥太大区别。尤其是澳大利亚是资源型产业优势国家,更利于收入分配(金融业分配就比较麻烦)。两国的互联网产业的创业热情区别非要说是福利问题……..

由此可见,美国的财政政策确实是神化的,而高税率也是被妖魔化的,这点和我在一位 econ PHd candidate 的辩论中明显的发现了。他认为桑德斯是比川普是更糟糕的,因为桑德斯推崇的高税率是严重抑制经济活动。尽管他知道川普的财政政策是玩通天绳而桑德斯却是更加平衡、合理的,他依旧这么觉得。而且更高福利水平的德国(28%)、英国(26%)、丹麦经济增长都不比美国更差(所以我认为美国依旧有不小的福利扩张空间,当然扩张的范围是医疗、教育等领域),甚至于德国、丹麦人均 GDP 增长速度比美国高得多。没理由认为高福利水平就抑制了经济活动,因为高福利水平即使提高了税率,但不代表更高的企业运营成本,政府可以通过调节劳动力市场或者工资分配的比例等等方式降低成本。

除了小型国家外的主要发达国家中福利水平最低的大概就是日本了,福利支出大概只占了 17%,但很明显日本人创业热情很低。而另一个福利支出比例高达 32%的福利国家法国同样热情很低,这很大原因是法国和日本都是盛行集体主义的国家,有大企业集中、大政府集权的传统文化。

如果非要说福利水平抑制了创业热情,那更可能原因是维持高福利所需要的高税率…高税率可能会更加抑制商业活动,这不单单是创业企业的商业活动。为了促进创业或者说商业活动,在西方国家政府的财政影响范围很有限的情况下,其实最主要的手段还是要降低税率(但是加州是美国比较高税率的州之一…..)。

我觉得很多人有误解,以为美国创业热情很高,就是低福利逼出来的,这大概是两个维度的问题——福利救济的是贫民窟的穷人,硅谷的码农只需要单身 + 起薪就可以进入美国家庭收入的前 20%,我敢保证这两群人基本没有任何交集。

实际上美国阶级固化是发达国家中最严重的之一,不仅比福利水平低的日本严重得多,而且比高福利的丹麦也严重的多(美国代际收入弹性系数远远高于日本、丹麦)。大多数人只是看到美国有一群爬到顶端的创业家,就觉得美国怎么怎么厉害、容易流动了(这句话说得也是中国),实际上看起来固化很严重日本丹麦的阶级流动性非常非常好。

美国大部分底层的人根本没有机会爬上去,大多数人能到好公司上班赚钱其实就是阶级流动,而美国底层确实都在贫民窟街区里“创业”了。你看美国硅谷有几个是贫民窟来的,至少家庭都是美国 10% 20%的了,这种所谓的创业热情与阶级流动间的关系根本都是幻相,更很难说和福利水平有什么联系了。

另一方面美国所谓的互联网行业对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作用很有限(不仅很虚,而且盘子还很小),在这个 10 年美国互联网业如此的繁荣,劳动生产率增速也只有 0.5%,在 95-05 年这个速度高达 3%以上。吸纳了美国 1/3 投资的硅谷实际上是太过分的过誉的,绝大多数投资资金都流入到了消费级产品的小修小改上了,像区块链这种真正有影响力的创新少之又少,这点 Peter Thiel 说得确实是真理。

(知乎日報)

[478583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