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君子報仇,十年不遲

新年期間免不了與平時很難湊在一起的朋友們聚會。大家除了閒話家常外,免不了涉及政治、經濟、社會等課題。經商的朋友們如往年般慨歎“生意越來越難做”,即便是打工的也埋怨“錢越來越不夠用”。

當然本地是個開放的貿易經濟體,所以只要世界經濟持續不振,生意當然越來越難做。而在本地許多日用品皆須進口的現實下,匯率幾個月來的滑落並低企,當然也令到物價會有所上升,再加上油價的不跌反升,過去的好日子當然一去不復返了。

話鋒一轉,便有友人談到治安日愈不靖,另一位則把這問題歸咎於本地的許多外來移民,無論是非法的或“半合法、半非法”的,甚至是“有時合法、有時非法”的,認為他們在本地為非作歹,令人擔憂。

這時又有另一位平時沉默寡言的友人忽然發聲了,輕輕的說,“別擔心、別著急,短則5年,遲則10年,最多不過二、三十年,你們報仇的機會就來了!”雖然不能說語驚四座,但友人的這番話還是頗具震撼性的。所以其他友人便靜了下來,追問他何出此言、如何來“報仇”?

這位平時有著自己專業,好像不太問世事的友人目掃四方,徐徐的道出他的一些看法。

友人認為,來自周邊鄰國的許多移民,無論是以甚麼管道來到本地,大多不外是基於兩個原因。

其一是彼等在祖家的社會經濟差強人意,沒有甚麼經濟發展,生計維持不下去了,所以才需要偷渡到在他們眼中更為富裕的本地來“找吃”。

其二則是他們在各自祖國裡因為膚色、信仰甚至政治主張等,輕則受到各式各樣的歧視,重則被殘酷的迫害,所以才需要投奔怒海,千辛萬苦的來到本地雲雲。當然也有同時受到經濟與政治社會兩方面雙重打擊者。他們來到本地,當然也想辛勤工作以便過上一些好日子。但有時因為文化或其他方面的差異,以及很現實的身份問題導致找不到工作,或者也受到花花物質世界的誘惑,其中有一些便誤入歧途,幹起打家劫舍的勾當來了,危害本地的治安。

友人以上的這般解析,在座其他友人也還聽得下去,甚至有點頭稱是的。但接著便進入“戲肉”了,因為大家都要知道如何來“報仇”。只見友人繼續不疾不徐的說,這些年來,鄰國在經濟上也逐步有所發展了,趕上本地了。

你看人家菲律賓教育向來重視英語,現在與印度齊名,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外包服務商。在歐美國家你打電話到銀行去查詢財務問題,接電話回答你的極大可能是在馬尼拉服務中心裡工作的大學生。其他各種無論是法律、醫療等各種可通過網絡傳遞的資料處理,也還是在印度或菲律賓來完成的。在杜特爾特的領導下,連一向來頗為窮困的他老家南部也要大事發展了。

印尼人在本地工作中學得一技之長而回國創業發展的故事,就更為普遍了。

另一方面,這些鄰國至少也是真正的民主國家,政府時有更替,要像以前般的來歧視、迫害自身的國民,也越來越為困難,所以因此而出走的當地國民,也會逐步減少。

然後友人面色不改的說,反觀本地嘛,你們之前不是說生意越來越難做、生活越來越難過嗎?還有,本地保守派勢力抬頭而要扼制許多人的文化、信仰、自由等權利的現象不也越來越嚴重嗎?那好了,風水輪流轉,以後你們說會是誰需要偷渡、誰需要投奔怒海到人家欣欣向榮的國度去“搵食”呢?而一時“搵唔到食”(找不到吃)的話,你敢擔保你不也會去在人家土地上幹下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嗎?這不就是“報”足了你的“仇”嗎?

語聲一落,一眾友人先是噤若寒蟬,然後應該是要掩飾內心的慌張吧,飲勝聲又再次響起了。看來今朝有酒得還是要今朝就趕快醉了它的,否則明天不是甚麼會否更好,而是不知是否還有同樣美好的歌仔唱!(印尼星洲日報‧文:胡逸山(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高級研究員))

(星洲日报)

[4637635]

Facebook Comments